国产精品--唯思影城
国产精品--唯思影城
国产免费
名为山本沙代的女人——山本监督谈心路历程
作者:izumi

封面:道子和哈金。

小时候山本爱看动画,但升初中后就不怎么看了。高中的时候,山本没有住在家里,就断绝了和电视的联系。进入美国国立大学后,因为有一大群热爱动画的学生,山本时不时会看一些电影,但和动画相比,她当时看的电影最多。

出生于山本沙代东京。大学毕业后进入MADHOUSE动画工作室,从制作开始,之后在石井克人小池健导演的TRAVA FIST PLANET首次演出。从MADHOUSE退休后,山本开始了他的自由演员生涯。2008年,他的第一任监制《道子与哈金》(又名《道子与华尔》)播出。其他代表作还有《鲁邦三世~一个叫峰不二子的女人~》(2012年),还有去年的《冰上的尤里》(又名《尤里!!!在冰上)

大学的时候,山本正沉浸在电影艺术的海洋中,最喜欢的是亚洲电影。最近重播的杨德昌导演的《更亮的夏日》是她的大爱,以至于录制完CS(卫星)播出的版本后,她独自以MD的身份录制声音,一遍又一遍地洗耳恭听。此外,山本在学生时代就有参考黑泽明监制的《心棒》中武打场面的照片制作动画的经历,展现了山本入坑后的狂热之路。

山本在美国国立大学毕业时,坚定地冲击了就业冰河时期。据她回忆,她所在学年大约有三分之二的学生没有找到工作。但客观来说,有相当一部分美国国立大学的毕业生,打着“做自己想做的事”的旗号,什么都不做。山本不想当“家蹲”,只想找份工作养活自己。然而,她没有理由得出一厢情愿的结论,在电视动画行业谋生应该不难。现在想想,真的是看不起这个行业。

一开始山本没有考虑进入电影行业或者往实景剧方向发展。一方面是因为她特别喜欢动图。另一方面,她觉得每一个镜头都必须在与他人沟通协调的前提下完成,不可能达到凭自己的意见公式化所有画面构图的理想状态。然而,山本没想到动画也是“一丘之貉”。

那山本为什么会在那么多动画公司中选择MADHOUSE呢?其实只是因为互联网还没有普及,信息不对称,山本才可以在家里的黄页里找到动画工作室的电话号码。除此之外,当时MADHOUSE的西村聪正致力于三坤神,他还特别努力推广“新人”卡(西村聪是第一任主管)。这让山本觉得这是一个愿意尝试新挑战的工作室,也许他会接受自己。

2000年,山本作为新人被MADHOUSE正式“收编”,第二年,她参与了《X-Wars》的制作。虽然《X》是山本画的第一部电视剧分镜头,但在此之前,山本在加入俱乐部的第一年就为SMAP画了一部特别的电影分镜头。电影制作人是小池健,美术指导是田中秀幸。而且任务基本上是山本的“经纪人”在老板不在的情况下完成的。另外,专门研究实景剧的田中对动画拆分一无所知,所以山本只能做“清书”(擦掉或重画草稿中多余的线条),这也成为山本处理的第一个拆分手稿。

根据山本的说法,在MADHOUSE中,任何想要在未来表演的人都必须从制作开始,但说实话,山本根本不是制作的那块料。所以,她一有机会,就会去画一面镜子,不遗余力地鼓吹“她还有这个本事”,否则,以后就没有出路了。还应该提到的是,MADHOUSE有一本杂志《MAD MAGAZINE》,由丸山正雄总统主持和策划。它有一个名为“分镜”(コンテバトル)的栏目,就是让那些立志成为表演者的年轻成员按照规定的主题画出相匹配的分镜。据说当时,荒木哲郎、平尾隆之等人,社会上的生产前辈,都参加了。虽然山本刚进公司没什么资历,但这些人还是把她拖进了公司。

加入后,山本立即模仿,开始画镜子,但好景不长。因为生产太忙,不得不“半途而废”。幸运的是,她画的部分被采纳了,通过她的画,周围的人了解了她的绘画风格,赢得了以柯伊克和川尻善昭为首的监工的赞赏。这些人意识到设置一种位置比制作更适合山本,于是她自然加入了小池健和石井克人监制的TRAVA-FISTPLANET第一集的制作团队。这是一本叫《格拉斯霍帕》的书!影碟杂志收录的短片。如果不算之前田中“清书”的时间,那么TRAVA的ed应该算是山本最早完成的分镜作品。当然,以上作业要与原作业同步进行。这种边画镜子/边表演、边设置原案的“跑来跑去”的双重生活,持续了大概两年。

进入生产现场的山本,与其说是新鲜有趣,倒不如说是有过“跑路”的真实体验。作为一张“白纸”,她必须尽快学习和熟悉动画制作的每一个环节。另一方面,分镜的学习主要靠的是想办法弄清楚前人画的分镜,然后自己练习。

第一个让山本感觉到的分裂镜头是刚才提到的TRAVA的ED。山本在学生时代就迷上了Mott the Hoople(70年代的华丽摇滚乐队),他写的音乐是由Mott的键盘手摩根·费舍尔作曲的!山本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能和自己的偶像合作!这让她胸中有一种成就感,她对“偶像化”的成功感到满意。还有,TRAVA的制作团队是除了Koike和Yamamoto之外,只有色彩设计的“少数派”团队。山本负责将柯伊柯的画的草稿制作成原创动画,然后和柯伊柯一起做《捏出し》(即在赛璐珞时代表现好人物、背景和规律后摄影前的考察过程)。摄影完成后,山本亲自将影片送到东京现象研究所,她会在等待对方打印的同时小睡一会儿。样品出来后,她还会亲自检查胶片(“。

应该指出的是,除了社区成员之外,MADHOUSE画家中不同类型的画家,如今石洋之和北久保弘之,也参与了TRAVA的部分分割镜的制作。当她从GAINAX取回分镜时,她看了大约5分钟由Imabari绘制的厚厚的十几个布局草图,山本的心相当动摇。一瞬间,山本的目光越过了画室的“屏障”,这让她发自内心地渴望与更多的画家合作!

加入俱乐部的第三年,山本“傲慢地”认识到了一个“事实”,作为普通会员,根本没有选择工作的自由,再待下去也没什么好处。这时,渡边信一郎的主管向她抛出了橄榄枝。就这样,山本离开了MADHOUSE,跟随渡边制作了独立后的第一部动画《混沌武士》(又名《武士杂烩》)。然而,距离她的第一份督导工作道子和哈金还有四年的时间。

山本一开始并不是特别想做监督,而是一直追着他认为“好玩”的东西。她相信“她想看的”绝对“有趣”,所以她做到了。为了掌握随意表达这一切的技巧,我们必须在表演中多多练习。然而,当初来曼戈洛工作室做《混沌战士》的山本,既不出名也不被信任。她能做的就是提交尽可能多的照片。其中一位得到了小林信一郎会长的青睐,当即做出了做项目的决定,那就是“道子与哈金”。

然而,2005年计划的道子和哈金的放映时间表一再延长到2008年。按说,最初的计划很早就定下来了,但这是宇治田隆史(剧本)加入之前的草稿,是一个更强大的版本空,既不是硬核也不是很强的巴西风格。按照山本的话说,感觉有点“南美风格的日本”。

为什么最终形成的电视版和原来的设定相差甚远?原来山本在MADHOUSE工作的时候,在超高强度的压力下,根本没有时间看电影。于是,在恢复了她的“自由”后,引发了补偿性的“反弹”,她开始整日看电影。这期间,山本在《早稻田松茸》等著名院线“编”了一堆电影。其中,《上帝之城》(由费尔南多·梅里尔斯执导的巴西犯罪剧电影获得2004年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提名)受到的影响最为直接。由此,山本在中南美洲看了很多电影,包括同一个导演的《不朽的园丁》(2005年获得金球奖最佳导演奖)。而且山本很着迷,收集DVD,看CS广播,去“单厅”(非连锁独立影院)电影院。

在谈及对中南美洲电影“痴迷”的原因时,山本给出了“漠视人的生命”(个体生命微不足道)的理由。我看到人们一个接一个地死去,但是面对死亡,人们并没有表现出所谓的“悲伤”,反而显得有些欢快,于是山本突然对南美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2004年去了墨西哥,2005年第一次踏上巴西。去过那里之后,我立刻产生了把那块土地作为我工作舞台的想法。

山本说《道子》之所以是今天,跟她和宇智多星的相识有很大关系。在考虑由谁来写道子的剧本时,候选人很多,但无论哪一个都缺乏让主管特别心动的魅力。一想到要和专门研究动画的编剧合作,就很有可能形成对自己想写的东西的偏离。山本只是安顿下来,从完全不同的领域寻找合适的人选。碰巧的是,她身边有一个曾经在大阪艺术大学学习过的人,他和宇治田和熊切和嘉在同一堂课上指导他们。

山本之前看过宇智达的几部作品,比如《天线》《青春指挥棒》。台词中有许多元素吸引着她。比如在《青春的指挥棒》中,坂井真纪饰演的英子,属于那种整天醉醺醺、横冲直撞的不讲理的女人。山本觉得女人像英子一样不讲道理也不错。在《道子》中,让酒井扮演淳子的角色也有这个意图。山本只想从《道子》的画面中传达出“火热”的呛人感,所以希望大家在配音的时候能够放开轰轰烈烈的表演。因此,有许多真人电影演员是由演员挑选的。这不是因为主管对这些演员很了解,而是因为剧本。乌吉塔有广泛的人脉网络。

至于“然而在她开始向我们走来之前,我们已经打了一千次电话,催促了一千次”的《道子》,山本自己的看法是,这是一部画面完成度很高的作品,即使今天欣赏它。虽然当时山本的表演还处于成长阶段,但是这部作品的画质确实非常出色,如果是她现在的水平真的很难演出。可以说,《道子》是一部没有受到任何妥协的作品。

山本承认《道子》中的道子和哈金,以及《冰上的尤里》中的维克多和李咏之间的关系确实是一脉相承的。她透露,道子最初是为了响应总统号召,拍摄“女性主角的格斗动作片”而起草的。也可能是因为总裁看到山本在Koike手下工作,觉得她有这方面的天赋,但山本清楚地知道他会把它当成一份工作,或许他真的可以交出一份让各方都满意的答卷,但这并不是她特别感兴趣的课题。她真正想刻画的,是能清晰地感受到来自“恋人”、“家庭”等一些名义上的痛苦,但又能突破思维模式的情感羁绊,不厌倦世俗的眼光。就像在《尤里》中,维克多和李勇被认为是师生关系,但山本试图在此基础上描述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是一种彼此珍惜,他人不可替代的依恋和信任。所以在大概念上,两者相当接近,但在具体的表现手法上,还是需要很多思考的。

接下来,话题暂时从尤里跳回到最初的时间线。《道子》之后,山本的第二部监制作品《鲁邦三世~一个叫峰不二子的女人》之间有一个“空约3年的窗口期”。其实道子完成后,山本在2009年就为魔法少女做了一个计划,这是另一个传统观念无法用一句话描述的故事,可惜半途而废。当山本不知所措时,他意外地收到了不二子的邀请。最初,他一直是鲁邦制作的电信动画电影(テレコム?ニメーションフィル)的长期领导者。

山本认为,以鲁邦为主角,他做不好。第一,如果鲁邦是主角,一定要有一个比自己更深情、更称职的主管;此外,以鲁邦为主角的12层故事也让她不感兴趣,因为峰不二子是她个人最喜欢的出道角色。说白了,山本看鲁邦只是为了看动画里不二子的相关片段。因此,看在不二子的份上,她还是愿意试一试的。

这些脚本和系列构成了山本对冈田麿里的唯一责任。比如,如何揭示人性的阴暗面是冈田的拿手好戏,而山本则专注于表演。这种明确的责任划分在不二子尤其引人注目,山本一直致力于审查剧本中没有具体说明的“陷阱”部分。为了丰富表演,她正在征求各方意见。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山本在生产过程中遭受了东日本大地震和近亲死亡的双重打击。有一段时间,山本完全不愿意画镜子,精神几乎崩溃。在《不二子》播出前夕,东日本大地震引发了海啸。根据原剧本,在第一句话中,被设计用来实施皇宫桥盗窃的机关使用的是大浪。不过目前类似海啸的剧情已经不能用了。山本绞尽脑汁,却想不出什么像样的好主意。而且,为了突出原著的“成人氛围”,我们不得不想尽一切办法将“宫口”元素插入到电影中,但山本仍然有他的那份“闲情逸致”……那时候,只能靠磕磕绊绊来支撑。而且,山本坦言,她在做《不二子》的时候,已经沉迷于花样滑冰,脑子里已经开始酝酿下一个滑花主题的想法。她下定决心,即使她在“调整和改变自己的情绪”,她也要从事滑花!此外,据她说,出现在不二子的奥斯卡警察局的服装灵感来自约翰尼·韦尔(花滑手)的服装。

在那段时间里,山本正全神贯注于制作一部“融合了自己爱好”的作品,不管不二子走到了什么样的结局!再加上心情低落,她更加坚信自己这辈子一定要拍一部自己真正想做的电影。否则,重生成这个人在世界上有什么意义?!

早在她做道子的时候,山本就开始关注花滑了。当时,她最喜欢的男单选手是斯蒂芬·兰比尔(瑞士)、叶夫根尼·普鲁申科(俄国)、约翰尼·韦尔(美国)、杰弗里·巴特尔(加拿大)、高桥大辅等人。总之,在山本的眼里,花滑界有无数优秀的男选手。

谈及花滑的魅力,山本分析,短节目要求表演者在短短2分50秒内集中全部精力,越看越能感受到选手在冰上滑行、跳舞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每一次起飞背后都有意义,宏大而迷人。2009年,约翰尼·韦尔选手在展览中选择了Lady Gaga的扑克脸,并自行安排动作。整场演出极具煽动性和冲击力。而且,在约翰尼自己策划的这场纯粹中性的表演中,他还特意化了妆。

johnny weir图片来源:http://girlschannel.net查看地址。

一说起花溜,山本马上滔滔不绝。她继续约翰尼的话题,说扑克脸太帅了,他不可能帅。然而,当他参加温哥华冬奥会10年的时候,各方面的表现都无可挑剔,但得分却不尽如人意,直接导致了赛场上一片欢呼声。那一刻,山本发誓“我一定要去现场看这个人的表演!”从那以后,它就失去了控制...

因此,从那以后,山本一大早睁开眼睛,就开始刷她的Instagram(即时图片分享的社交应用),只关注花样滑冰选手。首先,她浏览了从昨晚开始的北美和欧洲的重大活动,然后刷了脸书和推特,顺便查了一下节目时间表。山本经常在“Livestream”(视频流媒体平台)上通宵看比赛,让她的整个人生都被“侵蚀”了。

但现实是,只有山本一个人“剃光头,烫得不得了”,喊着“要做滑花动画”,但身边的人很少。当她告诉人们她的想法时,他们要么说“估计很难”,要么问“这是俱乐部活动吗?”。山本想做的就是让自己看到真正的比赛!然而,在多次被“误解”的同时,她深信自己要做的是一个全新的动画主题,是所有人一时都无法想象的。而那种能让人立刻明白,三言两语点头答应的项目,大多是大家熟悉的东西。

14日,索契冬奥会如期举行。山本冲在当地观看比赛,看完男子短节目后,满怀说不出的惆怅,来到了Rostelecom(俄罗斯国家电信运营商)广场。原因是plushenko玩家由于突发事故弃权。山本单纯以为到了广场上,也许能遇到和他同舟共济的俄国人聊天,解除胸中的苦闷,却不想突然有人打她的手机。当他听到的时候,是一个制作人告诉她,“如果你手头有你想做的事情,大家一起合作比较好。”山本毫不犹豫地回复那人说:“我要做花滑动画!”。。

这一次,终于有一个人愿意坐下来听她的“梦”了。那人对山本说:“碰巧朝日电视台想做一个体育节目”。山本听了之后,立马想到自己要做国际滑冰联盟花样滑冰大奖赛赛季,可以支持12个字的内容,决赛的话安排决赛也是可行的。至此,山本的“花滑项目”终于迎来了正式启动日。

那么山本如何找到久保ミツロ来建立最初的案件及其构成呢?一开始山本也想找专业人士写系列作文,但是她找了一个圈子,没能在圈子里挑出一个和她同级的人,就想着花溜。

说来也巧,山本是广播节目《ォールナィ》的主持人,该节目由久保·ミツ??和散文家、插画家、专栏作家和漫画家肯马奇·みね共同主持。而且,明明是听众朋友的山本,却执意要“能与人交谈”。更有意思的是,久保还在广播里谈到了花滑,新奇又不落俗套。我听说久保之前为电影《桃花时期》画了一个相当于原剧本的漫画分镜(Wiki翻译:对屌丝的反击,改编自久保同名漫画的真人电影,2011年上映,由森山未来、长泽雅美、久美子阿苏、仲里依纱、真木阳子主演)等。发现久保还在《每周青年杂志》上发表了长篇连载,由此推断此人有资格写电视剧剧本。而且久保与原作者合作出版漫画的经历也被列为大加分项。毕竟证明这个人习惯了和别人一起工作。

和久保一起工作后,山本发现久保是一个非常有决心的人,对人和事都有自己独立的价值评价体系,能够很快为一切正名。她做广播节目和当面说话的时候都是这样。这在很大程度上符合山本寻编剧的重要特质——能够写出一针见血的犀利台词,这是她之前在内田和冈田麿里写的台湾书中所经历过的。因此,山本对久保有78%的信心,但事实上,久保的表现高于她的预估值。

久保的俏皮话总是合山本的胃口,而剧集的构图,因为山本对电视剧作品比较熟悉,认为应该亲自出门,采取边学剧本写边反复修改的方法来固定剧本。通过尤里,山本做了几次“第一次尝试”。因为需要在展示比赛完整内容的基础上穿插短叙事故事,如果没有提前规划好精心的构图,将无法释怀。此外,需要插入“不得不说”的一些关键行。总之,无论是表演还是剧本,都只能是高标准、严要求,而厉害的形式部队山本。想要看到满意的结果,只能及时充值,尽快实现“自我突破”。

总的来说,山本首先构思了李咏和维克多的背景。一个被视为偶像和对手的悬崖边上的花滑运动员,自愿成为他的教练。这两个人把花样滑冰大奖赛的冠军作为他们的共同目标。在此之前,我们必须拟定大奖赛赛季的比赛名单。做这项工作的时候,山本很享受,最终的排名和原来的版本略有不同,但大体情况在这个阶段就定下来了。

电影中人物的设定大多是受真实玩家的启发。比如像胜生勇利这样胆小、缺乏自信、平日里认为抗压能力差的球员,一旦踏上冰场,就会有不愿服输、想独占观众、裁判和全世界看电视的人的眼睛等各种野心。这种例子真的把山本逗乐了,于是他很自然地勾勒出了勇敢的雏形,顺着思路又让他遇到了维克多,慢慢地就变了。

然而,维克多的性格在花样滑冰界并不罕见。这群人往往不在乎周围人的眼光,把“被关注”当成理所当然。它们都来自于我们的天性,正是这种朴实无华的行为让每个人都感到愉悦。而且,山本自己不仅不介意这种被万千人喜爱的人物的戏份,反而乐于看到它的发生。

在之前的《道子》一书中,也使用了似曾相识。在这里,山本透露,她在初中的时候就遇到了自己喜欢的女孩,说是那个人带领她欣赏了与她前世完全不同的风景,但那种经历成为了道子的原型。在《尤里》中,“召唤”维克多到自己身边,其实是李咏自己创造的机会,这也是他们最大的区别。而且,凭借其“恶名昭彰的劣酒”,人物可以实现内外的奇妙平衡!

最后,作为监督粉丝的代表,记者问了关于《尤里》续集最关心的问题。对此,山本耀司回忆说,当他拍完《道子》《不二子》时,脑子里满是“解放了,可以去玩了”,但这次却有一种明显的意犹未尽的感觉。主管声称,在编辑演讲10的视频时,她的脑海里突然迸发出光芒,呈现出一幅宏伟的蓝图。

而且,除了以上“吃在碗里看着锅里”的计划之外,粉丝们还有机会在CD版的最终影像特辑中看到胡里奥表演的特别表演!当初主管构思这个视频的时候,就“蹦出”了一个超级有趣的想法。可惜特殊代码装不进去,所以他把这部分作为买全卷的粉丝的特殊福利,让久保在漫画里画出来。也就是说可以加上专门的书籍和漫画一起完成整个剧情!所以,主管首先要求大家在特殊代码+漫画中要有好眼力。~

参考文献:

17年5月第41期Febri。

本文仅由Anitama发布,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发布部分或全部文章。

原地址:(文章地址)

官网:Anitama-合理动画媒体。

官方微博:@ AnimeTamashii。

微信微信官方账号:Anitama0815

合作邮箱:bd@anitama.cn。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国产精品--唯思影城 @2013-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21 版权所有